第551章与母缘断

    第551章与母缘断

    车上,令常可说着:“方丈告诉你那谁,那清朝归懋仪写的一首《上海怀古》诗,什么‘落日西风见沪城,瓶山终古峙峥嵘。沙虫猿鹤知何在,惟有寒潮作战声’你就认为你父亲在上海啊?”

    “没错,一定是这样的。”我肯定的说着:“我想我一定会在上海见到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你所愿吧!”

    很快,我们就再次来到了碧清庵门前。

    看着那庵门上那三个鎏金大字‘碧清庵’我的心情依然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我率先向庵门走去,却我被守门的一个尼姑拦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小施主止步,你不能够进。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不能够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庵主和慧云师妹安排,说你来了不让你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诶,你这尼姑为何阻拦住去路啊,”令常可上前:“知道我们是谁吗就拦住我们大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然知道你们是谁,你们都是这位小施主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让开,我们要进去找人。”令常可嚷嚷着:“清修之地还不让人进了,成什么了啊?”

    “几位施主请不要再去打扰智云了,她意已决,她是不会跟你们走的。”尼姑嚷嚷着居然伸开双臂揽住了庵们。

    我再次说道:“师傅,您大慈大悲就请让我进去吧,我有话要给我妈妈说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对不起了施主。慧云师妹说了,她的尘缘已了,她不会见你的,还是请回吧!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呢?她的尘缘已了,我是她邢慧云的儿子,我现在就在这里,她说了就能够了得了了吗?起开,让我进去!”

    “不许放肆!”尼姑厉声呵斥着我。

    令常可看了不仅一摆手就招呼着他的两名手下:“把这尼姑给我请一边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两个手下顿时如狼似虎一般的逼近那尼姑:“让开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,你们要干嘛?”尼姑看着他们凶神恶煞的模样吓得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令常可的两名手下对她步步紧逼,直至把她逼退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令常可道:“大可兄弟,去见你妈妈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二哥!”我看了看那尼姑一眼就大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喎,小施主,你不能够进去……”

    我哪里还理会她的喊叫,就大步跨进尼姑庵的大院,然后轻车熟路的向我妈妈慧云那禅院奔去。

    来到庵苑正殿前,就看到庵主正双手合掌站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小施主请留步!”

    “庵主!阿弥陀佛!”我看着庵主不仅就情不自禁的学着她给她还礼。

    庵主说道:“智云心已归我佛,你又何必再次来叨扰她的清修啊!”

    “庵主,我要带我妈妈去找我的爸爸!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你可知道,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,原本无一物,何处染尘埃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懂!”

    “小施主,世上万事万物一切有为法,皆如梦幻泡影,做人不要妄想执着,才能明心见性,自证菩提。一切红尘最终皆为虚幻!你还是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不会走的,我要去见我妈妈!”

    “施主,请听我把话说完,所有相皆是虚妄;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当作如是观。人生在世如身处荆棘之中,心不动,人不妄动,不动则不伤;如心动则人妄动,伤其身痛其骨,你会体会到世间诸般痛苦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我知道,我现在就很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人生在世间时时刻刻像处于荆棘丛林之中一样,处处暗藏危险或者诱惑。只有不动妄心,不存妄想,心如止水,才能使自己的行动无偏颇,从而有效地规避风险,抵制诱惑。否则就会痛苦绕身。毕竟心动则物动,心静则物静。一念愚即般若绝,一念智即般若生。佛语有云: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。诚哉斯言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说,我要去见我的妈妈。”

    “小施主,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如来啊!”我不在理会庵主的话语就欲要转身去探母亲。

    庵主再次念着佛语说道:“去吧,你和慧云缘已尽,去了会更无意!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,怎么会更无意?”

    “佛说:修百世方可同舟渡,修千世方能共枕眠。前生五百次的凝眸,换今生一次的擦肩。今生的一次邂逅,定然来自前世甜蜜或痛苦的千般回忆。万发缘生,皆系缘分!前世因今世果,今朝情缘来之不易,理应谨慎珍惜。但是,你和慧云已经缘尽,覆水难收!”

    我听着她的话语不仅轻轻地骂道:“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阿你的弥陀佛去吧。”

    我气愤的转身就向那林荫道跑去。辛香和令常可紧跟身后。

    快到慧云的禅院门前,慧莲又堵住了我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大可小施主,请回吧,慧云师姐不会见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美女慧莲师傅,你还拦着我啊,庵主都同意我来见我妈妈了,快让开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能够去,慧云师姐不会见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慧莲小师傅,夸你是美女还不行啊。求求你行不行啊?请放我过去吧,我要给我妈妈你的师姐慧云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,慧云师姐说了不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要去见她,给我让开!”

    我说着就上前一把把她推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没想到慧莲一个闪身又站到我的面前堵住了我的去路,她的小嘴居然还微微的笑着:“我不会让你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美女小尼姑,身手够快的啊!”

    我情不自禁的赞叹着,因为我感觉她的身手比我还要灵敏。

    就在我不知还要不要再次向她伸手之际,辛香走了上来,她一个拥抱把她抱在怀里:“慧莲师傅,我们又见面了。我可喜欢听你给我讲话了,你在给我说说禅语呗!”

    “诶诶诶,辛香施主,你干嘛啊?快请撒手,不要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我看着两个美女抱在一起不仅笑了笑就急忙从她们的身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此时的慧莲在辛香的拥抱下还向我招手喊叫着:“大可小施主,你不能够去的……”

    令常可在我的身后说着慧莲小尼姑:“别喊了,你就省点心吧!儿子去见母亲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,你们这些尼姑凭什么拦着人家不让他们相见啊!一个个还都是修行的师傅,我看你们还不如我一个俗人!哼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哼”她的两个随从也冲慧莲示着不友善。

    我快步来到妈妈那三间禅房跟前,不仅止住了脚步,僵硬的站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慧云站立在禅房正中冷冷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妈,我知道我爸爸的下落了,他在上海呢,你跟我一起去找他好吗?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,你不该再来此处。”

    “妈,我是方大可啊,我怎么就不该来了啊?”

    “慧莲。”慧云叫着和辛香一起扯扯拉拉走上来的小尼姑。

    慧莲跑到慧云跟前:“师姐,他们硬是闯来。庵主都没有拦住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慧莲,不要说了,去帮我把岸台上的蜡烛端来。”

    “师姐,你要那个干嘛啊?”

    “去端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此时的慧云看着我就直接走出禅房来到了我的面前:“方大可施主,这碧清庵里没有你的妈妈邢慧云,这里只有修行的慧云尼姑。”

    “妈……你说什么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可施主,既然我昨天送你的这些物件你不愿意要,那我也只好让他们随风飘去。”慧云说着就从怀里掏出了那个小册子和我留下的那些照片:“尘归尘,土归土,哪里来,哪里去,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“妈,你什么意思啊,你要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你我母子缘已了,当断则断!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此时,慧莲端来了烛台:“师姐,您要的烛台。”

    “点上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慧莲点着了烛台上的蜡烛。

    我吃惊的看着她们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此时的慧云目光呆滞,她无视我的存在就开始拿起那小册子和那些照片烧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“妈,你在干嘛?”

    慧云的举动着实把大家惊到了,辛香和令常可她们不仅也同时说着:“你干嘛,你这是要断了你对大可那一点的念想啊!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缘起缘落,都将随风而逝,你我母子情义已了,还请方大可小施主今后自我保重,好好生活!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!”

    “什么善哉,你对我就是在作恶!”我失声的骂着:“什么清修之地,狗屁!”

    “慧云师傅,你这又是何必呢。”令常可说着:“你就不能和我大可兄弟相处两天在做决定吗?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施主勿要再相劝了,我心已遁入空门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我看着邢慧云那冰冷的面孔,失望的再也说不出话来……

    辛香立在我的身边:“大可,不要伤心。这个世上没有她,你还有我,你还有家里的奶奶,你还有你的姑姑和你的表妹茹茹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,走开……啊啊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可,不哭!”辛香抱着我和我一起哭着:“大可你听到没有,我不让你哭。记住了,你还有好多的兄弟呢,你身边的人很多,不差她一个,我们不要妈妈也罢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的慧云眼含热泪,她烧完小册子和照片就再无话语就直接走进禅房并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“施主,你们回去吧,不要在这里哭泣了!”慧莲说着。

    “要你管,我就在这里哭,怎么了?”我冲她吼叫着。

    慧莲吓得后退到墙边默默地念着‘阿弥陀佛’。

    最终,我被令常可几人架下了碧清庵。

    酒店豪华房间里,辛香细心的照顾着我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