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0章 荣耀——全书终

第320章荣耀——全书终

苏曼真的去了英国,她这次没有在做什么抵抗,因为她知道,母亲既然已经把话说道了这种程度,那么就一定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。

肖华和苏曼彻底失去了联系,一开始他以为,这不过是苏冠恒和雷淑敏在强势压制下的结果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却慢慢发现了问题。

时间是三个月后。

在这过去的三个月时间里,苏曼没有和肖华取得任何联系。

而恰恰是这份反常的安静,突然让肖华发现,好像苏曼认命了,或者说,苏曼也因为种种原因而选择了放弃——放弃这段有些天真、有些痴傻的感情。

想起那个有着一双宝石般明亮大眼睛、那个xing情**纯真、喜欢穿藕荷色胸衣的小女子,肖华多少有些伤感,但最终却依然说道:“也好——只要是她自己的选择。”

三个月的时间,任何消息没有,这在肖华看来,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——如果想要联系,恐怕在这么长的时间里,一定能找到一些方法吧?

当初她刚刚被家里关禁闭、没收手机的时候,她不是就偷偷选择了用网络、用飞信等等一切手段吗?

而这次……

对于这个问题,肖华没有再继续纠缠下去,因为现在的他,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——是的,这件事情,胜过自己的一切。

肖华凑够了4500万——给农村老家修路的工程款。

当肖华开着路虎揽胜车一路疾驰回老家、将这存有4500万巨款的存折放到镇长张春福手中时,已过而立之年的张镇长竟然整整愣神了好几分钟,然后……

竟然两眼瞬间发红,喜极而泣。

一个男人,要压抑了多久,在失望与希望之间徘徊多少个来回,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形?

没有多少人知道,可肖华却了解——因为他曾经也有过这样的境遇——虽然不是如同现在的张春福一样为了钱。

“张镇长,用不用这样‘一切为人民服务’的良好官品啊?”肖华有些调侃的说。

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的张春福,紧忙摸了一把脸,自嘲一声咒骂道:“妈的,我激动了……”

张春福一只手死死攥着银行存折,控制不住的有些发抖,可又突然觉得攥得这么紧很可能将存折上的“磁条”弄坏,从而导致无法取出钱来,所以又紧忙松开了一些,然后小心翼翼的放进了外衣胸前的内兜,神情很是郑重。

再一次次确定这银行存折不会丢失之后,张春福才有时间给肖华倒上一杯水,他眼神有些激动的说:“说实话,谁都不是圣人——《中国合伙人》你看过吗?”

张春福突然问了这么一句不着边际的话来。

肖华:“看过,听有意思的一部影片。”

张春福说:“在那部影片中,所有人都以为海归孟晓骏是为了名誉、名声才一次次要求公司上市,他那种疯狂劲儿,甚至到了病态。”张春福深深吸了一口烟,似是自言自语的继续说,“他不惜要与成东青分手也要完成梦想,所有人都以为他太激进、太自私了——但直到最后,所有人才明白,他这一切是为何。”

“因为尊严。”肖华说,“他要用公司上市,来回击那些曾经奚落、嘲讽他,以及他公司的所有人。”

“对,就是因为这个!”张春福突然激动的一把握紧肖华手,一字一句的说,“现在的我,也是因为尊严!”

“我承认,我自己不是焦裕禄一样的干部,但我这次依旧激动到泪流满面——因为我终于有机会让咱镇子走出贫困、让那些一直瞧不起咱、瞧不起我的人看看,咱镇子,将来会比他们更有发展!”张春福说,“瞧不起我?嫌我是‘村里人’?呵呵,这些曾经给我白眼的人啊,我会给你们好瞧!”

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张春福突然惭愧一笑,道,“走神了、走神了。”

肖华无所谓的摆了摆手,而后问:“因为咱们镇子穷的事情,张镇长经常遭人白眼?”

“是啊——不过这都过去了。”张春福无比自信的说,“我相信有了这条路,咱们镇子的经济收入一定会翻翻增长!我相信!”

“肖华!你是咱们镇的恩人,更是我张春福的恩人!”张春福说,“咱们镇能走出你这样飞黄腾达却不忘本的老乡,是荣耀!”

……

被命名成“肖家路翻新改造”的工程,紧锣密鼓的进行着,声势极其浩大,惹来不少临镇、甚至是区委、市委的关注。

这么大的工程,他们一个年年负债、连工资都快发不起了的镇委,哪儿来的钱?

就在所有人心中都出现了这样的疑问时,一个让人震惊的消息传来出来:

这条路,竟然是由个人赞助修建的!

整整4500万的巨款,竟然都是由一个人独自出资!

而这个人,竟然就是大窝棚村的肖华!

这条路之所以改名“肖家路”,就是为了铭记这一切!

随着消息的一次次被证实,肖华的名字,彻底成了老家最引以为荣的称号。

“各位大爷大妈,听说你们现在修的这条路,是个人出资赞助的?这事儿……我听着怎么不靠谱啊?”大窝棚村口,有人拦住村民,问。

一众对公路翘首以盼的村民们顿时瞪起了眼:“有什么不靠谱的?这事儿千真万确!”

“告诉你!这条路的钱,就是由我们村的小华出的!不信你去问张镇长去——他绝对会承认!”

“大哥,您是这儿的包工头?”肖家路工地上,有个临镇派来的暗访者,偷偷拦下了孙强。

“不是。”孙强一边指挥着工人加紧清理杂草,为后面铺设柏油做准备,一边头也不回的说。

“不能吧?大哥?”暗访者一边偷偷看了看孙强头顶上只有领导才能带的“白色头盔”,一边紧忙讨好的上了一支烟,道,“我看您这头盔不是黄色的,肯定是领导啊!”

孙强淡淡的说:“我不过是个打前线的小队长——这条路是请路政帮忙修的,都是正规管理、正规工程,你以为是你们家盖猪圈啊?哪儿来的‘包工头’?”

“人家领到叫‘经理’!”孙强牛逼轰轰的说。

暗访者一脸惭愧,紧忙问:“路政?这么说来,大哥您也是路政的职工了?”

“不是。”孙强说,“我都说了我就是个小队长——当然,外加监工。”

暗访者有些发懵,迷惑道:“您既然不是路政的人,这‘小队长’和‘监工’的职位又是怎么……怎么……”

“这是我‘华哥’特意找他们路政给我申请下来的临时职位。”孙强洋洋自得说,“知道我‘华哥’是谁吗?就是这条路的东家!”

“东家?这条路竟然是……个人的?!”暗访者仿佛揪住了某个**谋的隐情,紧忙问,“你们镇委竟然敢干出这种倒卖公共用地的事情来?”

“你谁啊?来挑事儿的是吧?”孙强顿时瞪起了眼,一副要暴打出手的样子,“我告诉你!我华哥说了,这条路虽然是他出的全款,可却是为全镇子人修的!”

暗访者本想再继续问出点什么,结果孙强直接从旁边工人手里拿过了一把铁锹,说:“我说怎么看你眼熟呢,我想起你是谁来了!你是旁边镇子上的那个看门的!”

“妈的!竟然来捣乱!看我不拍死你这孙子!”孙强一声怒吼,周围工人顿时停下了手,齐刷刷眼神不善的看向了暗访者,眼神貌似很想打人。

一条公路从零到有,一共需要多久的时间?

以前肖华不知道,现在肖华知道了,答案是一年零三个月。

当然,如果这条路不像肖家路这样要求把一切排水、防震等事宜提前预设安排好,而是走走表面工程、只修一条“路”的话,时间可以缩短一些。

当肖家路完成的那一天,整个镇子张灯结彩,尤其是大窝棚村,更是人人脸上洋溢着喜悦而自豪的笑容。

走在这条宽敞、平坦的柏油路,遥望着那边直通县城、与高速连接的尽头,村民们突然发现自己家好像有很多东西能卖出去,而且一定供不应求。

而且不仅如此,看着那些“尝鲜”而来的外来者,在看到镇子上的山清水秀而露出来的惊喜时,更加由衷感谢着“肖家路”的建成。

一条泥泞,隔开了两个世界,一条大道,打开了互相了解的大门。

这就是肖华老家镇子的前世与今生!

……

时间是肖家路建成后的第二年春。

一辆奔驰车缓缓行驶在肖家路上,看着大路两旁的山清水秀景致,与淳朴的民风,车里人忍不住有些神往。

“你一直念叨着的投资项目,竟然是这里?”奔驰车后排座上,一衣着华丽到有些俗气的女子问。

“是——我很看好这里的发展前景,而且我已经和这里的孙经理联系过,我们一会就去见他。”奔驰驾驶员说。

“我反对!”女子突然说,“我讨厌这里!”

“为什么?”年轻男子突然停下车,转头问。

“因为不喜欢!”女子回想起这里的曾经某个人,便坚决的说道。

“你懂个屁!”年轻男子好不给面子的骂了一句,道,“我生意上的事儿,你少cha手!”

“你!”女子顿时脸色通红,道,“赵磊!你混蛋!”

“混你妈的蛋啊?!”奔驰男子毫不怜惜的回骂道,“你不喜欢?那你自己下车,别耽误我做生意发财!”

“妈的,还真把你当少奶奶了?别忘了你的身份!”赵磊毫不客气的说,“你要是不愿意在这里帮我掌管生意,我就找别人去!还求着你了不行?”

女子气的浑身颤抖:“赵磊!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我什么意思你难道不懂?”赵磊说,“孙小晶,你当初借着几杯酒就装醉然后上了我的车,图什么咱们不言自明,我现在也懒得在跟你计较——我这两三年在你身上也没少花钱了,咱俩就到这儿吧。”

“混蛋!明明是你在酒店把我强行放倒在床的!”孙小晶怒吼道。

“我强行?妈的,当初第一次见面我不了解,这都跟你睡了好几年,你什么酒量我还不知道?”赵磊说,“草!三杯红酒你就喝醉?妈的,你当初要不是装醉我他妈跟你姓儿!”

“哼哼……”孙小晶脸色一凛,冷笑道,“你现在玩腻了,想跟我分手?行,按照你当初说的,这辆奔驰归我!”

“我归你妈的蛋啊!”赵磊怒骂道,“小爷这几年每个月给你5万,这些钱早他妈够买好几辆奔驰的了!”

孙小晶怒气心生,可还是理智的选择了沉默。

奔驰车继续前行,十几分钟后,孙小晶选择了示弱求情:“老公,我错了行吗?我都不像其他人那样逼着你离婚,我安心做你的情人——别离开我好不好?”

“这还差不多!”赵磊说。

就在赵磊、孙小晶一行二人刚刚走到大窝棚村村口时,赵磊恰好碰到孙经理的身影——正是孙强。

自从肖家路工程完工之后,孙强有了新的身份——牛洼镇新农村旅游开发公司副总经理。

“孙经理,这么巧!没想到在这里碰见您了。”看到孙强,赵磊紧忙将车停下,然后紧忙跑了过去。

“是赵经理啊。”看到赵磊,孙强淡淡和他握了握手,说,“你之前说想见我们总经理的事情,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——不过我们老总最近家里有些事,时间比较紧,所以一会见面时,请长话短说。”

“一定一定!”赵磊连连应承道。

孙强坐上了赵磊的奔驰车,在他的指路下,奔驰一路直行向大窝棚村唯一的那栋二层小楼——肖华家。

看着那依稀熟悉的道路,奔驰车后排座上的孙小晶脸色越来越错综复杂,而当她看到那中昔日在他口中“连猪圈都不如”的破败建筑竟然已经成了如此这等光彩照人时,那种神情更加难以言兑了些。

“孙经理,不知你们公司的老总……可是叫肖华?”孙小晶问。

“是。”提到自己的华哥,孙强就忍不住有种自豪感,“看到你们来时走的那条大路了吗?是我华哥独自出资4500万修建的——所以之前赵经理说想要承包这里旅游项目的事情,绝对不可能,因为我们老总根本不缺这每年几百万蝇头小利——他要自己开发我们这里的旅游资源。”

听到4500万的恐怖数字,赵磊一阵心惊肉跳,之前还有的些许自信,顿时灰飞烟灭:“是是是,之前是我自以为是了——以肖总经理的实力,能同意给我半个村的旅游开发项目,已经是我走运了。”

“不是半个村,而是一条街——数量不要搞错,不然就免谈了。”孙强淡淡的说。

赵磊紧忙脸色一红:“对对对!一条街!不是半个村!”

客厅里,肖华看着眼前的孙小晶,再看看一直挂着有些阿谀笑容的赵磊,突然觉得生活再次跟他开了一个玩笑——而且还是很狗血的那一种。

因为这个孙小晶,就是当初他在大学的初恋——那个奔驰女。

肖华满是意外的问:“怎么会是你?”

孙小晶错综复杂的看着肖华:“没想到大学毕业的几年之后,你竟然真的飞黄腾达了。”

说此话时,孙小晶口气中满是醋意。

“怎么,华哥(肖总),你们竟然认识?”孙强和赵磊齐声惊呼。

“算是认识吧。”肖华无所谓的一笑,道,“坐吧。”

“小强,去给客人倒水——我房间里有青竹从娘家拿来的茶,用那个招待客人。”肖华吩咐道。

“好的,华哥。”孙强紧忙起身,而后忍不住看了孙小晶一眼,心道看来这女的跟华哥关系匪浅啊,竟然能有资格喝到这种好东西!

“你……结婚了?”孙小晶看着肖华,口气有些微酸的问。

“还没,下周。”肖华随口说完,问,“你呢?”

“正在准备。”孙小晶一句话说完,目光闪躲向了四周。

“肖总,我冒昧问一句,不知道您和小晶是?”赵磊疑惑的问。

“我们是大学同学——当然,还有一个关系,我是被她甩了的穷*丝。”肖华咧嘴一笑,“不过都是过去的事情了,不提也罢。”

“穷*丝?!”赵磊眼前一黑,心道这要还是穷*丝,我又能算个什么?

没有你这么装bi的!

太不给人活路了!

在知道肖华和孙小晶竟然有着这样一层关系后,赵磊直接选择了闭嘴,因为他知道,这次投资之行多半没希望了。

赵磊忍不住狠狠瞪了孙小晶一眼,那意思好想在说:你竟然坏老子的生意,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!

此时的孙小晶根本没发现赵磊对她的咬牙切齿,因为她的注意力,全部都集中到了肖华客厅的墙壁上——那些结婚照,和“那些”女子。

是的,是那些!

孙小晶无比惊讶的瞪大了眼睛,仿佛看到了世间最难以置信的事情!

沏茶倒水完毕的孙强,在看到孙小晶震惊无比的视线后,忍不住说:“不用这么惊讶——你是不是在想,在同一个人的家里,怎么会挂上这么多同一个新郎和不同新娘的结婚照?”

“其实原因很简单——因为她们都是我嫂子。”孙强说,“下周结婚时,这几位嫂子都会随着我华哥一起走入婚礼现场。”

“一起?都是?”这次别说是孙小晶,就连赵磊都有些惊悚了。

“是啊,没办法,她们虽然接受了我现在女朋友比较多的事实,但都争着要做第一个办婚礼的,所以只能都安排在同一天的同一场——省的打架。”肖华苦恼的说。

“肖总,您真……霸气!!!”赵磊这次是由衷的感叹。

“媳妇多了也不好——麻烦着呢。”孙强由衷的替肖华感慨道,“车子、衣服、包,都得买一样的——一个想要minicooper,就要一下买三辆,因为给这个买了,那个也得买;另一个想要越野车,没得说,照样还得是三辆。”

“跟你说,我华哥现在什么都不缺,就缺车库——因为我这几位嫂夫人,每人都是三辆车。你说闹心闹不闹心?”孙强说。

“知道我这三个嫂子都是谁吗?”孙强更加洋洋自得的介绍,“这边这个,是当红的女摩托车手,是省委书记的女儿;中间的这个,现在是省纪检委书记;右边的这个,是当红女主播!”

“这三个人各个都是极品大美女,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屁股后面苦苦追求,可现在她们却是上赶着要给我华哥生儿子——你说烦人不烦人?哈哈!”孙强。

“……”赵磊彻彻底底的无言以对,而孙小晶很有一种想一头撞死的冲动。

自己死皮赖脸、不要尊严不要命的上下勾结,不过是换来了一个“小三”的身份,可回头一看,自己却放弃了一座真真正正的金龟婿!

后悔啊,后悔!

没远见啊没远见!

孙小晶心中连连哀鸣。

“也没小强说的这么惨烈——不过我现在确实有点闹心,因为不知道该跟谁去领证。”肖华苦恼的说。

“肖总还没领证?”赵磊诧异道。

“是啊,我也不想,可没办法——法律只允许我领一个,我实在没办法选择,所以只能都不领。”肖华说。

就在几人交谈之时,肖华家的大门口,突然出现了一个小男孩。

小男孩穿着打扮极富英伦范儿,长得虎头虎脑,很是招人喜欢。尤其是那一双如同宝石般水汪汪、明亮亮的大眼睛,让人一看便心生好感。

“爸爸!”站在门口,小男孩大声的叫着,“爸爸!爸爸!”

“呦!这是谁家的孩子?真招人喜欢!”肖华母亲赵红英听到声响后,紧忙走了出来,结果当她看到小男孩的一瞬间,整个人顿时愣住了。

因为眼前的小男孩,竟然和肖华小时候一模一样!

“爸爸!爸爸!爸爸!”

小男孩依旧大声叫着,仿佛得不到答应,就不会停口一般。

“小家伙,你爸爸在哪儿呢?”赵红英紧忙收起心中惊讶,跑去过问。

“里面!爸爸在里面!”小男孩认真的说完,便从衣兜里拿出一张相片,然后用稚嫩的手指指着上面说,“爸爸!爸爸!”

赵红英接过照片一看,竟然是肖华!

“小华!快来!你快出来!”赵红英紧忙转身对着客厅惊叫。

“来了!妈!”闻声走出的肖华,在看到小男孩衣着的一瞬间,便突然明白了一些什么。

他有些恋恋不舍的从小男孩身上挪回视线,紧忙跑向大门。

然后便听到了这样的话:“你都买了三份?好像还不够吧——我的那份儿呢?”

看着门口站立的她,肖华由衷的大笑,那眼、那眉都成了弯月,兴奋到憨憨傻傻。

“好!我现在就给你去买!”

……

“爸爸!爸爸!爸爸!”

小男孩挣脱了赵红英的怀抱,朝着门口肖华跑了出来。

……

“取名字了吗?”肖华宠溺的一把将小男孩抱起,用力揉了揉他的头。

“没,这个任务应该交给你!”看着眼前的父子,她也笑成了弯月。

……

曾经,她用“怀孕了”当借口,逃离了一个被安排、被处理的相亲。

她让家人丢了丑,所以她被流放到了英国。

结果让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是,自己竟然……真的怀孕了……

……

(全书终)

【作者题外话】:有关全书终篇总结和感想等等一系列的内容,我会在后面再次上传,以给大家一个交代——请先容我缓两天。

喜欢超级养成系统请大家收藏:()超级养成系统新更新速度最快。